有理儿有面:被港大解雇,戴耀廷居然喊上冤了?!
7月28日,香港大校园务委员会召开会议,以大比例表决经过了辞退不合法“占中”建议人、其法令系副教授戴耀廷的决议。尔后戴耀廷第一时间在脸书上发布信息,表明之所以被港大辞退,是校园遭到“大学以外的实力”影响,并称这是香港学术自在的完结,他要以别的的身份,继续“为香港的法治而战”。啧啧~隔着屏幕,有理哥都能闻到一股酸臭味:都现已被校园开除了,哪来的脸在网上叽叽歪歪?香港中联办于28日晚就港大辞退戴耀廷宣布谈话并表明,辞退戴耀廷是惩恶扬善、适应民意的正义之举。假如说戴耀廷是受“校园以外的实力”影响被港大开除,那么最能“影响”港大的,恐怕便是香港民意。今日有理哥就带我们简略回忆一下戴耀廷反中乱港、迷惑港人“违法达义”的“荣耀成绩”,看看他是不是像自己所说那么“无辜”。建议不合法“占中”迷惑港人上街“反抗”近年来,香港社会在乱港实力的鼓动下阅历了2次大的风云,第一次是2014年9月产生的不合法“占中”,活动连续了79天。第2次是修例风云,自2019年6月以来继续到本年,社会晤直到香港国安法落地后才逐步停息,前后已超越1年。2014年9月27日,由“港独”安排“学民思潮”联合“专上学联”在添美道大街建议的学生罢课演变为“重夺公民广场”的不合法示威,戴耀廷以所谓“追求真普选”为名,于28日清晨发动了不合法“占中”运动,是“占中三丑”中的核心人物。左起:陈健民、戴耀廷、朱耀明在这场长达79天的乱港活动中,戴耀廷屡次迷惑人们上街“反抗”,其拟定的“反抗”战略使城市交通频频堵塞、商业各界成绩显着下滑,让香港这个国际金融中心被一群曱甴搞的改头换面。关于在不合法“占中”中产生的街头违法行为,戴耀廷用其“专业”的法令功底点缀为“违法达义”,称这是契合其时香港社会现状的“反抗准则”。修例风云中,也许是不满足于“坐而论道”,戴耀廷亲身策划、安排针对学生的“暴乱练习”,其鼓动别人暴力违法的丑恶嘴脸完全暴露在世人眼前。上一年10月份,港媒宣布有人在香港中文大学内开办“坏人练习班”,大批高校学生在“专业教练”辅导下进行专业化的“暴乱练习”,这个练习班便是由戴耀廷亲身策划辅导的,所谓的“教练”都是其专门从美国、欧盟、日本等地高薪延聘的退役警员,不知道这是不是他说的“学术研究”。此外,戴耀廷还亲赴“前哨”指挥曱甴怎么打“巷战”,真实做到了“理论联系实际”。从建议不合法“占中”到安排学生“暴乱练习”,从给街头违法行为供给“理论支撑”到亲身“下场指挥”,在推进街头“反抗”方面,戴耀廷可谓竭尽全力。培育“毒议员”意图攫取特区操控权戴耀廷之所以能遭到美西方实力的要点“扶持”,除了李柱铭从中穿针引线,其“学术”功底和作业身份也是重要原因。香港大学法令系副教授的名号,让戴耀廷成为乱港分子中为数不多的“学术派”。他长于假造歪理邪说,给“港独”分子寻觅“道义上的制高点”,并把终究目标定在特首推举的层面。想要攫取特区操控权,将反对派头面人物推上特首的方位是最直接,也是最“契合规矩”的方法。为了到达意图,戴耀廷在立法会和区议会推举上可谓“费尽心思”,培育出多个“毒议员”。2016年2月,戴耀廷提出了名为“雷动方案”的配票战略,妄称反对派阵营可经过此战略,能够在当年9月份的立法会推举中取得一半议席,然后操控立法会主导权。但由于反对派阵营各自心怀鬼胎、锱铢必较,终究导致配票失利。“雷动方案”的失利让他认识到,想要让反对派阵营取得立法会推举一半议席,需求有足够多的“棋子”,所以戴耀廷在2018年发动“风云方案”,方案培育足够多的“风云兵士”,在香港各区的区议会推举时采纳“广撒网”的方法,先添加反对派阵营的区议会员人数,再追求立法会过半的名额,颇有“稳扎稳打”的感觉。为此,他还专门开设了几期练习班,请来上一任反对派立法会议员范国威等人担任练习讲师,为报名者做为其一个月的练习。在报名者中,既有想高人一等的“政治素人”,也有各色“港独”分子,可谓来者不拒、鱼龙混杂。戴耀廷一边安排人员练习,一边从中物色“潜力股”进行“特别照顾”,为其装备3到4人的“团队”帮助参与竞选。在2019年香港区议会推举中,反对派阵营取得超越一半的座位。“看到曙光”的戴耀廷又趁机造势,宣称要做“雷动方案2.0”,妄图经过配票攫取2020年立法会一半以上座位。香港国安法落地后,戴耀廷为了躲避违法危险,不再提“雷动方案2.0”,将其换汤不换药的改为“初选”和“35+方案”,在特区政府千叮万嘱制止民众集合的情况下,于7月11日、12日两天在香港街头建立247个投票站点,“招引”声称61万人参与现场投票进行“初选”,直接引爆了香港第三波疫情迸发。在发布“初选”数据后,为躲避法令责任,戴耀廷将选票相关材料、数据悉数毁掉,并称“民主派35+初选和谐的首要作业已完结”,“期望在未来的一段日子,争夺多一些休息时间,也能够更专心于学术的作业”,做出一副要拍屁股走人的姿态。但是不合法“初选”现已产生,选出的比如黄之锋等“港独”提名人自恃“民意”加身,又开端叫嚣鼓动议会“反抗”、“揽炒”社会,让刚刚趋于安静的香港再次出现紊乱局势,香港疫情因而迸发也是不争的现实,现在想要装无辜“全身而退”,恐怕不太或许。7月29日晚,有港媒报导称特区政府拟提呈人大赋权本届立法会任期主动延伸一年。依照当时香港的疫情情况,推延立法会推举确实是务实之举,而一旦此事成真,对戴耀廷而言,局面就会变得非常“为难”。为了攫取特区操控权,戴耀廷发动了不合法“初选”,因“初选”集合导致香港疫情迸发,因疫情迸发导致立法会推举拖延。假如立法会推举拖延,戴耀廷之前的“精心设计”不只要悉数落空,其“政治播毒”还有涉违国安法被警方逮捕的或许。所以说,像戴耀廷这种公开宣布“港独”别离主义言辞,宣扬“违法达义”等歪理邪说,在不合法“占中”、“修例风云”、不合法“初选”等事情中扮演着“要害人物”的人,早就该被铲除出教育界了。戴耀廷身上那点事,依照香港国安法的规范,随意抖落出几件,判个10年、20年都是轻的,现在仅仅被校园辞退,冤枉个什么劲,自己是什么姿色,莫非心里真没点数嘛?现在香港国安法落地,就算心有鬼胎,谅戴耀廷也不敢大举捣乱,仅仅“吃人嘴短,拿人手短”,能够意料,在反中乱港的路上,“港独”分子迟早仍是要“露头”的。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昂首看,苍天饶过谁。被辞退仅仅第一步,有理哥等着,等着戴耀廷们被惩办的那一天!图片来自网络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